没有无辜者

没有无辜者

地区:内地

歌手:香蕉皮乐队

发行时间:2021-10-09

发行公司:配真厂牌/Indie Works

寻找生存的希望与生命之光——香蕉皮2021最新专辑

朋克到底是音乐还是态度?是什么态度?崇尚个体自由的朋克文化是城市文明的衍生物,他们可以是有悖于暮气沉沉的僵化文化的叛逆者,是先锋时尚的倡导者,也可以是介入社会关怀,建设更好世界的行动者。

对于生活在战乱与危险中的人,朋克甚至是他们唯一得以救赎

寻找生存的希望与生命之光——香蕉皮2021最新专辑

朋克到底是音乐还是态度?是什么态度?崇尚个体自由的朋克文化是城市文明的衍生物,他们可以是有悖于暮气沉沉的僵化文化的叛逆者,是先锋时尚的倡导者,也可以是介入社会关怀,建设更好世界的行动者。

对于生活在战乱与危险中的人,朋克甚至是他们唯一得以救赎的路。有一部电影《美妙共振》取材于真人真事,一群年轻人通过朋克音乐,在战火纷飞的贝尔法斯特寻找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在世界各地,在南美洲,在阿富汗,在东南亚,朋克音乐被年轻人用来对抗虚伪,堕落的成年世界,绝境中的人通过它寻找生存的希望与生命之光。

香蕉皮乐队成长于80年代初期,他们注定被系在过去与现在的价值观之间,成为承上启下的一代人。70代际之前的摇滚乐手从荒诞时代走出来,在他们的摇滚乐里满是对广阔时代风貌的记录与观察,底蕴沉重。而90代际之后的摇滚乐,他们身上没有历史包袱,多是宣扬自我个性,个体自由,引领新的美学观念。

和新时代的乐队相比,香蕉皮乐队是活化石。而与上一代际乐队相比,他们无所顾忌,表现出无比的新鲜与快乐。在十几年前,香蕉皮是西南地区最中坚的朋克力量,他们组织“纯洁友谊俱乐部”,举办各种演出,实践着DIY的朋克精神。他们常年不懈地为山区失学儿童做募捐义演持至今日,传播着真善美的价值观——中国的摇滚乐太缺乏这种身体力行的行动了!

2020年5月香蕉皮乐队以新的阵容录制了他们第二张专辑。专辑一共包括《一掷千金》《没有无辜者》《水手之歌》等11首曲目,深刻又通俗,尖锐且优美,一张令人激动的,纯粹而丰富的朋克乐唱片!

我们听到《一掷千金》里有一股闹哄哄的爽劲儿,就像Beastie Boys和ZZ Tops合作用南方布鲁斯写了一首歌。歌里的和声由长沙老牌朋克乐队最终选择成员肖傲和LoLo,燕子令主唱毛毛,纹身师罗正共同录唱——宛如一枚南中国朋克集体制造的钉子,狠狠扎在中国的特色土壤里。“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在火箭发射的一瞬间”,某种对技术进步和文明发展方向的质问,从人间地面追问到浩瀚宇宙,仿佛天与地之间充满了香蕉皮愤怒的声音。

《五百块布鲁斯》是主唱刘溜的自传,作为计划生育政策的漏网之鱼,他天生背负了被罚款的债务与时代的原罪。很多成长不符合主流社会的标准的人,最终沦为社会眼中的失败者,被排斥出社会循环。其实本来人生而平等,不同的人都可以寻找属于他们的方式来回报世界。需要改变的有时不是个体人本身,而是这个社会看待人的标准。

为什么朋克音乐和街头文化比如滑板、说唱等等走得很近,因为都是被主流社会边缘化的文化现象。人不应该是机器制造的千篇一律的产物,不是天生必须以社会要求的方式去劳动创造财富,也不应以创造物质财富为唯一目标。单一强制的社会扼杀了另类存在的人的创造力,付出文化衰落的代价。马尔库塞批判过这种“单向度的社会”,这种社会造就的是对社会没有批判精神,一味认同于现实的人,如《这个世界没有无辜者》里所描述的,精致利己者无处不在,与“平庸的恶”同谋合污。

原教旨朋克总有悲观与厌世情结,但疾驰的鼓点证明着硬核朋克精神的犀利与不屈服。叛逆是为了自由,当个体自由的意识觉醒,发现个体自由很难脱离世俗与社会的束缚,这叛逆就有了新的方向。但不要忘记叛逆本身不是目的,废墟上最重要的力量是创造力。《水手之歌》作为专辑的首发歌曲,忧郁的凯尔特民谣音乐元素和诗化的歌词相得益彰,辽阔洁净,沉稳内敛。尘世污垢永存,而他们始终为 “寻找生存的希望与生命之光”而大声地活着,歌颂自由与浪漫的精神。

《二零二零》不言而喻是献给时代的挽歌,冲浪乐的吉他是起伏的海浪阵阵袭来,饱含深沉与悲悯的叹息。

香蕉皮乐队擅长于纯正的美式朋克乐,快速干脆的鼓点,布鲁斯吉他与三和弦,注重旋律的Bass Line,整齐有力的伴唱和声。美式复兴朋克乐也继承了77朋克延揽的雷鬼元素,发展出细分风格繁多的一众美式SKA PUNK。香蕉皮这张专辑中的《你还在玩摇滚乐吗》这首SKA风格的歌,隐隐有着The Clash的英国雾霾感,也有着Transplant式的都市时尚感。

《盗梦》清爽的木吉他扫弦,偶尔响起的低音鼓是天际隆隆的雷声。这是一首形式简洁但意境深邃的歌,让人想起罗伯特约翰逊在三岔路口与魔鬼做交易,成就吉他神技的传说。其歌词就像从南美魔幻主义作品中摘取的文字,以写实的方式承载梦幻,奇魅而坚硬。另外,在录音监制厨子的建议下,刘溜躺在地上录了这首歌的唱,因此得到了一种说梦话含糊不清的感觉效果。

——可是流行音乐泛滥的时代,那些从来不听摇滚乐的人,怎么去理解摇滚乐里真实而创造性的声音?怎么去理解摇滚乐里代代传承的文化内涵?怎么去理解因为需要更多音乐知识而显得更高的聆听门槛?

就拿《文身日记》吉他前奏的旋律来说,在听惯了和谐的流行音乐的人耳朵里可能是东倒西歪的不和谐。而听惯了布鲁斯和凯尔特朋克音乐的人却会察觉到,那是一段极好的新鲜创意,是值得称赞的,对不重复流俗的探索追求。纹身与摇滚乐文化给与大众的负面印象,也源于大众对当代艺术理解的不甚了了。

娱乐至死的文化环境阻挡不了勇敢者前行的步伐,香蕉皮乐队用身体力行来对抗“单向度的社会”。在此前沉寂8年的时间里,香蕉皮乐队经历了数次人员变动,如今他们再次扬帆起航。现在的阵容是主唱/吉他刘溜,贝斯马继亮,鼓手王必果,吉他卡卡。从广西到湖南到北京,他们克服了地理距离的限制完成了这张唱片的制作。整张专辑根植于批判现实主义的立场,记录此刻正在发生的深远事件诸如疫情,雾霾,像传统忠诚的朋克一样对着腐败,贫富差距,低俗娱乐等等猛烈开火。

而刘溜的中文歌词诸如“现在我只是个流亡的难民,像只丧偶的燕子不知飞向哪里”中展现的现实浪漫主义色彩,其对文学价值的认同与把握,超越了直白粗糙的朋克口号,赋予专辑深厚的人文情怀。这是2021年国内最重要的朋克音乐专辑之一,朋克的攻击性内核,对陈腐世界的叛逆,对自由与美的追求,化繁为简与尊崇创造力的朋克理念,优雅动听的旋律和对声音细节的把控,香蕉皮乐队展示出一支老牌朋克乐队的成熟风范。

主唱/吉他:刘溜

吉他:卡卡

贝斯:马继亮

鼓:关铮

班卓琴、曼陀林、哨笛 :CHACHA

中国鼓、风铃:厨子

和声:马继亮、卡卡、CHACHA、Alex、肖傲、Lolo、毛毛 、井墨 、卷卷

词曲:刘溜

编曲、制作:香蕉皮乐队

录音:袁士阳

混音、母带:小武 SYNC/工作室

专辑封面设计:CHACHA

文案:王峻平

厂牌:武汉配真

母带版权归属:太合麦田(天津)音乐有限公司

词曲版权代理:北京大石音乐版权有限公司